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
好学校网

好学校网 首页 高中小教育 高考 查看内容

莫言张艺谋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追忆高考岁月

2016-6-8 00:12| 发布者: 棉甄| 查看: 978| 评论: |来自: 中国教育网

  又到一年高考时。每当此时,不管是局内人还是局外人,都会不约而同地谈论这个话题。

  2016高考第一天,中国教育新闻网为您整合了各界名人亲身经历的高考故事,带您回到生命中难以忘怀的那一天。  

    余华:高考落榜读卫校,迷茫中以写作改变命运

  著名作家余华,参加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次高考,不过他落榜了。余华在《十九年前的一次高考》一文中写道:“高考那一天,学校的大门口挂上了横幅,上面写着‘一颗红心,两种准备’。教室里的黑板上也写着这八个字,两种准备就是录取和落榜,一颗红心就是说在祖国的任何岗位上都能做出成绩。我们那时候确实都是一颗红心、一种准备,就是被录取,可是后来才发现,我们其实做了后一种准备,我们都落榜了。”后来,余华在卫生学校读了一年,被分配到小镇上的卫生院,当了一名牙医。空闲的时候,余华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大街,突然不知前途在何处。就在那一刻,他决定改变自己的命运,于是开始写小说,终于写出了《活着》、《许三观卖血记》以及后来的《兄弟》。

  麦家:数学满分物理94,被破格录取进军校       

  著名作家麦家,当年参加高考时,成绩勉强过提档线。麦家在《隐秘之魅》一文中写道:“高考后我去医院参加体检,天很热,医院里的气味很难闻,我在一棵小树下乘凉。不一会儿出来一个戴眼镜的同志,50多岁,胖墩墩的……我由于自小受人歧视,养成了对人客气谦让的习惯,主动让出大片阴凉给他。”来人友好地和麦家攀谈起来,此人正是负责招生的首长。首长知道麦家数学满分、物理94分且体格很棒后,便破格录取了他。进校以后,麦家才知道毕业后将从事情报工作,俗称特工。后来麦家发现自己的兴趣在文学方面,于是就有了《暗算》等作品的问世。

  迟子建:作文跑题仅5分,在大自然的涵养中走进文学

  著名作家迟子建在《人生就是悲凉与欢欣》一文中,笑言自己的高考作文只得了5分,但她感谢阅卷的老师:“我高考不理想,居然把作文写跑题了,只考上了大兴安岭的一所专科学校,学中文。因为课业不紧,我有充足的时间阅读从图书馆借来的中外名著,眼界大开。”那所学校面对山峦和草滩,自然景色壮美。迟子建写了大量自然景色的观察日记,这应该算是最早的文学训练了。后来迟子建开始尝试写小说,从而走上文坛。迟子建早期的代表作《北极村童话》,就是在大兴安岭创作的。后来迟子建说:“我觉得图书和大自然对我的帮助很大。”

  莫言:高考很坏,但没有高考更坏        

  著名作家莫言说,谈高考,人人痛恨,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上好大学。莫言记录了女儿高考时他等候在考场外的心情:“距离正式开考还有一段时间,但方才还熙熙攘攘的校园已经安静下来,杨树上的蝉鸣变得格外刺耳。一名穿着军裤的家长仰脸望望,说,北京啥时候有了这玩意儿?另一名戴眼镜的家长说,应该让学校派人把它们赶走。”对于高考,莫言只能感慨地说,高考很坏,但没有高考更坏。  

  张艺谋:漏夜赶考场,只为上大学谋出路

  著名导演张艺谋在下乡插队做了三年农民,又在咸阳棉纺织厂当了七年的搬运工之后,1978年,机会终于来了:北京电影学院到西安进行全国恢复高考后的首次招生。他趁着去沈阳出差的机会,带着前妻肖华给他连夜煮的鸡蛋,从自己拍摄的大堆摄影作品中挑出60幅作品,奔赴北京电影学院招生的考场。张艺谋说:“我上大学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了谋出路。再实际就是得到免费教育,包分配,是大学生出身,地位好像不一样,要是体院收我,那我就进体院了。”

  李安:两次落榜,终于找到“灵魂的第一次解放”

  著名导演李安上高一时的梦想就是当导演。但两次高考都以低于录取线6分和0.6分的成绩落榜。“二度落榜在我们家有如世界末日,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。”李安当时发泄情绪的方式就是把桌上的台灯、书本一把扫到地上,然后跑出家门透透气。后来李安终于考上艺专影剧科,他形容“灵魂第一次获得解放”。他说自己那时才发现,原来人生可以不是千篇一律的读书与升学。他在舞台上找到真正的自己,学芭蕾、写小说、练声乐,甚至画素描,各方尝试后在电影领域里渐放光芒,取得傲人的成绩。

  王志文:在担架上完成高考

  演员王志文从小就有表演天赋,取得了成都地区表演系第一名的好成绩。但是在参加高考前几天他却因车祸整个人躺在床上不能动。于是,高考第一天他被哥哥的一帮朋友用木板做成担架抬到考场,整个考试也是在担架上完成的。

  高晓松:放弃浙大保送选择留在清华

  高晓松说:“高考前本来我是被推荐去浙江大学的,我特别想去,那里山清水秀美女如云多好呀。开始我爸妈不知道,后来看我整天不看书才知道,我父母都是清华毕业的,我从小在清华园里长大,上清华是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的必然选择。这也是我后来为什么一定要退学的原因,我太想去远方了。后来他们让我选,如果要民主就去上浙大,但是学费自理,如果听他们的话就必须上清华,他们供我读到博士后也没问题。我们那会儿心理压力倒不大,家里都好几个孩子,不会把所有的希望倾注到一个人身上,当时我上了清华,家里人一点反应都没有,连辆自行车也没奖励我。唯一高兴的是拿分那天我们老师告诉我,我一向学得最烂的化学居然考了北京市最高分。”

  韩寒: 不参加高考的“反面教材”

  作家韩寒,严格意义上说,不参加高考的他好像是一个反面教材。他对高考有自己的见解,他说:“其实高考的压力是完全的经济压力,如果高考前一天,忽然告诉你你爹妈都死了,但是居然卖烧饼的爹妈有几个亿的遗产,我想绝大部分的人会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参加考试,并且在碰到一个诸如叫你分析"居然"和"竟然"两词除了笔画不一样多以外有什么区别之类的题目的时候高呼一声:爷不考了!很多人有这种观点,你初中辛苦三年,高中再辛苦三年,到大学的时候就轻松了。这种想法是很多父母、老师的想法,所以他们就不把大学当成学习知识的地方,而且我们学生也不把大学当做一个学习东西的地方。很少人会说把考大学当做学习知识的地方,很多人回答是想到大学体验一下大学的生活,大学的生活不就是谈恋爱吗?我想还是把大部分人赶到大学去感受生活。”

  李彦宏:山西阳泉市的高考状元

  生于山西阳泉的李彦宏并不觉得自己小时候有多么大志向。父亲常常带李彦宏去看戏曲电影,为此他还一度迷上了戏曲。他的舞台很小,只是家里的那张床。他常常把床单围在腰里做战裙,拿一根棍子当枪耍,一个人不断亮相。山西阳泉晋剧团招收学员时,他去了,剧院老师从一招一式中看到了一种灵气,决定录取他。

  但李彦宏对戏曲的兴趣很快就淡了。李彦宏的大姐在刚刚恢复高考的那年就考上了大学,引得四邻艳羡。“当时我见我的大姐成为大学生后四邻艳羡,于是又立志也要考大学。”19岁那年,李彦宏顺利成为山西阳泉市的高考状元。

  在填报高考志愿时,高中时参加全国青少年程序设计大赛的他,毫无疑问地喜爱计算机,但是第一志愿却不是北大计算机系,而是信息管理系,因为他考虑到:将来,计算机肯定应用广泛,单纯地学计算机恐怕不如把计算机和某项应用结合起来有前途。

  马云:三次高考皆失利,凭英语成绩幸运专升本

  1982年,18岁的马云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考。但成绩出来以后,他的数学只有1分。他没有放弃,开始复读。第三次高考之后,总分数比本科线还是差了5分,正当他准备以专科生的身份进杭州师范大学的时候,杭州师范大学英语系由于刚升到本科,以至于报考的学生竟然不够招生数。于是,校领导决定让几个英语成绩好的专科生直升本科。当时英语成绩很牛的马云就幸运地以本科生的身份走进了大学。

  2015年6月23日晚,马云给那年一些失意的考生写了一封信——《我们的运气在其他地方》,鼓励他们用欣赏的眼光看待自己。

  “人生变化无常,今天的顺利未必未来就一定会成功。今天不成功并不意味着未来就没有机会。如果你考进了名牌大学,请用欣赏的眼光看看别人!如果你考进或考不进大学,请用欣赏的眼光看看自己!你一定有自己的机会的。”

  马化腾:一心想当天文学家的互联网大咖

  著名企业家马化腾曾经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道:“我原来是准备走天文方面的路。经常想很多自然科学的东西,研究什么特异功能。1986年的时候观测哈雷彗星回归,我用学校的器材拍一些彗星的照片,我是当时深圳中学第一个找到(哈雷彗星),还去写观测报告,得了一些奖,获得几十块钱的奖励。还得到了参加观测比赛的机会。后来因为当时要考高中了,到海南的观测我没有去成。考大学的时候,我问老师天文系毕业后的职业,当时只有南京大学有天文系,我了解到基本上那时候去天文台的少,很多都是去当地理老师。当时就觉得,别搞不好变成去当地理老师,后来又刚好开始接触到计算机,就觉得这个也挺有兴趣,那时候就考到深圳大学计算机系。毕竟天文太遥远了”

  俞敏洪:两次高考失利,第三次“意外”上北大

  新东方英语创始人俞敏洪先生,两次高考都是在英语上走了“麦城”。他回忆说:“第一次高考,我英语考了33分吧,差了5分。于是我回到农村干农活去了。边干农活边自学,第二次参加高考,我进步了,英语考了55分。但是我报考的那所学校的录取分数线也涨了——60分,又差了5分。”1980年的第三次高考,奇迹终于发生了,本来只想考地方师范院校的俞敏洪考上北大。回忆坎坷高考路,俞敏洪说:“人的智商都是差不多的,区别关键是在面对失败重新去做的能力,还有心理承受的能力。”  

  张朝阳:酷爱物理,苦读五年考入清华物理系    

  出生于“文革”时代的张朝阳,身上或多或少都留下了时代的烙印。他说,那时候的童年很自由、很快乐,加上父母又给他塑造了一个很宽松的家庭环境,他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,容易产生厌学的情绪。“他们对我很宽松,我当时就觉得,学习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。”1976年恢复高考,张朝阳备战。“我高考的时候没住校,每天早上七八点的时候,和一大帮同学骑着自行车,浩浩荡荡去自习室温习功课。那时候父母给的压力并不是很大,只是自己喜欢学习,特别是喜欢学物理。”张朝阳的成绩一直非常好,经过5年的苦读,1981年他顺利地考上了清华大学物理系。(中国教育新闻网实习生李硕、冯元星综合整理,参考资料:投资界网站、当代教育家、济宁教育网、观察者网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关于我们|服务条款|免责声明|广告服务|联系我们|招聘信息|网站地图|移动版

Copyright © 2012-2015 好学校网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陕ICP备12011511号   

返回顶部